岳云鹏相声太无聊?若结合背后安排的用意,就会佩服他的能力

[接码短信验证码平台2021免费] 时间:2023-01-27 13:51:08 来源:浙江代理维修站 作者:埃及财富 点击:113次

2013年,郭德纲首登春晚,表演了一段相声《败家子》。

此后,他每每谈起这段经历都离不开三个字:太难了。



一方面,难在创作。



另一方面,难在众口难调。



这么多年过去了,郭德纲没再登上春晚,但这些难题都到了徒弟岳云鹏那。

01 连上六次春晚,却四次被安排热场

作为德云社的流量一哥,岳云鹏爆红后资源与身价暴涨,就连春晚都已连续登上六次。

第一次,是2014年。

这一年,是岳云鹏登台表演的第九个年头,此时的他已有足够的舞台经验,但并没有以相声演员的身份去表演相声,而是参演了小品《扰民了你》。

这个小品是整个晚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还拿下了春晚节目三等奖,表演结束后台下观众热情高涨,场子被彻底点燃。



第二次,是2015年。

这一年的岳云鹏,已成为炙手可热的流量大咖,也多次在全国各地开个人专场,且场场爆满一票难求。

有了观众基础,有了观众缘,还有表演实力,岳云鹏与搭档孙越有了在春晚表演相声的机会,一段《我忍不了》逗乐了观众。

只是,这段相声并不是当年晚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而是第二个,因为第一个语言类节目是小品《喜乐街》。

可到了第三次登春晚,岳云鹏的节目顺序就变了。



第三次,是2019年。

这时候的岳云鹏经过多年小剧场的演出已有足够成熟的台风,并且国民知名度大增,“贱萌”的形象深入人心,也深受观众喜爱,同时深受春晚编导组的信任。

他的相声作品《妙言趣语》,成为歌舞表演后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也就是整个晚会的第二类节目。



在这个场口出场是极其考验演员的国民知名度与能力的,既不能让歌曲后的热度冷下来,又必须在此基础之上让场子燃起来,并非一般演员能做到的。

但是,岳云鹏顶住压力扛起了重担,短短几分钟就让现场观众活跃起来。



第四次,是2020年。

这一年,岳云鹏的相声作品《生活趣谈》,又被放在了歌舞表演之后,是整个晚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



包括2021年第五次上春晚时表演的《年三十的歌》,以及2023年第六次上春晚表演的《我的变、变、变》都是接的歌舞表演后的场子,是晚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



也就是说,从2019年开始到2023年(2022年未参加),这四次上春晚的机会,岳云鹏的作品都被安排在了语言类节目的第一个。

春晚编导组能如此安排,是对岳云鹏的认可与信任,相信以他的国民知名度与观众缘能撑得起这个热场子的重任。

事实证明,岳云鹏每一次都接住了,即便压力再大都圆满完成任务。

一个手势、一个笑场、一个嘴瓢、一个预言都能快速登上热搜,且讨论诸多,足以看出他把场子开得有多好。



包括2023年的春晚,节目表演结束后,他连续登上五个热搜,这还不包括后面陆陆续续衍生出的其他热搜。



抗住压力,挑起重任,不仅把现场观众的情绪调动起来,也把屏幕前的观众情绪点燃了,这就是实力的体现。

只是,如郭德纲所说,春晚难就难在众口难调。

02 太无聊?是最合适!

不可否认岳云鹏完成了热场子的任务,但也避免不了一些争议。

有人说,岳云鹏的梗太老,“冻得跟孙子一样”早已被玩烂了。

有人说,岳云鹏的相声太无聊,还没有邓超好笑。



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有了讨论,就会存在争议,那么岳云鹏的相声到底如何?

其实,若结合背后安排的用意,就会佩服他的能力,而不是吐槽。

首先,是任务不同。

作为晚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岳云鹏是带着任务的,而不是像其他节目一样仅仅是单纯的表演。

他的任务就是不能让歌舞表演之后的场子冷下来,要最大力度的调动现场观众的情绪,这样后面的表演才不会冷场,演员们表演起来才不会感到尴尬与过度紧张,屏幕前的观众也不会觉得无聊与尴尬。

所以,他表演的作品就不会围绕“深度与广度”进行创作,而是围绕“如何热场子”来创作。



就好比2021年表演的《年三十的歌》,作为第一个语言类节目,他需要第一时间与观众建立起联系与互动。

那么,唱脍炙人口的老歌是最有效的,而不是与孙越两个人站在台上讲一些高雅的艺术。

这样一来,他的作品就会被一首首歌曲填充,看上去很水,但事实证明确实是热场子的好方法。



包括2023年春晚表演的《我的变、变、变》,增添魔术表演既能让观众注意力集中,又能让观众有兴趣。

同时,还能将变出来的烧鸡分给台下的观众吃,又一次调动观众的参与感。



结合任务来看,岳云鹏的创作并没有毛病。

其次,是时长问题。

2013年,郭德纲被邀请参加春晚,第二天就要录备播带了,第三天就要直播了,可编导组却临时告诉他需要换个题材,必须重新写一个新作品,并且在表演当天只给了他十七分钟。



要知道郭德纲每场相声没有两个小时是说不过瘾的,十七分钟根本不够塞牙缝。

更令他崩溃的是,在表演时,台下的工作人员会时不时举起手里的倒计时牌子不断提醒他剩余时长。



这样一来,郭德纲既要照顾到在镜头前的流畅性,做到淡定自若,又要不断地在脑海里摘词删减稿子,而稿子都是一句挨着一句的,这一句拿掉了,后面一句就接不上了,于是就只能现场编词。



相声要有效果,最重要的是节奏,逗哏说一句,停个几秒捧哏再回一句,一来一回才有味道。

可由于时间问题,停留的时间没了,台词说得更赶了,相声的整体艺术性也就被破坏了,但为了大局考虑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照办。

包括2021年岳云鹏在春晚舞台上唱歌,多次提到超时问题,是开玩笑也是现实。

时间如此之短,想说一个深度的相声是不可能的,想说一个让观众满意的作品是难上加难的,当年郭德纲从春晚舞台上走下来后也被吐槽了。

因为观众并不知道在台上的演员们都经历了什么,这些能被搬上台的作品都有着哪些使命与意义。



最后,是审核严格。

春晚是极其严谨的晚会,参加的艺人都需要不断的排练,表演的作品都需要不断的审核,既要满足晚会的整体基调,又要满足观众的胃口,非常考验表演者的耐心与定力。

这其中还会有一个问题存在,拥有常年表演经验的专业演员,是按照自己的经验去创作,还是听一些并没有表演过的专家们的建议去修改?

修改了,不符合自己的要求与风格,不修改,不符合晚会的主题。

所以,郭德纲多次强调能上春晚都是不简单的。



在如此条件之下,岳云鹏的作品既要能活跃场子,又要符合市场与晚会的基调,创作起来已无法用深度与广度去衡量。

没有深度不深度,只有合适不合适。

03 郭德纲放养是对的,于谦的担忧多虑了

创作难、条件多、审核严、众口难调,岳云鹏能站在春晚舞台上演出,其实就已经了不起了。

当年的宋丹丹与赵本山,因为压力太大不敢也不愿再上春晚,当年的郭达多次因为压力太大想要放弃,若不是蔡明的多次劝说也不会再站在春晚舞台上。

还年轻的岳云鹏能完成任务,就已经成功了。

春晚的意义在于,通过一场晚会将国内外同胞们的心聚在一起,再把这喜气洋洋的气氛带给每个人,而不是揪着某一位演员进行吐槽,那也就违背了晚会的初衷。



从这六次上春晚的状态看,岳云鹏的台风越来越稳了,节奏越来越好了,控场能力越来越强了,他的成长观众都有目共睹,这就够了。

近些年来,郭德纲都放养徒弟们,让徒弟们多多参加综艺节目增加曝光量,增加收入,提升眼界。

有人认为这样会让相声演员失去本心远离相声,也有人认为这样会让相声演员走上流量之路,不再稳扎稳打,包括于谦都曾有这样的担忧。

他曾在节目中透露,相声演员还是要回归小剧场,这样才能多创作好的作品,才能让观众心服口服,才能让演员们找回舞台感。



于谦的担忧是必要的,相声演员确实要回归小剧场,但同时也是多虑了。

从岳云鹏的表演状态与节奏来看,他越来越稳了,也懂得在什么样的场合使用什么样的表演方式,真正爱相声的人是不会因为多拍几部综艺就忘记初心。

而那些打着爱相声的旗号,却一心想要进入娱乐圈的人,即便是没有综艺可拍节目可上,照样会忘记初心。



反而郭德纲的放养,让他们多多见世面,多多接触大场面,多多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更能帮助相声的创作,台风的成熟以及表演的多样性。



连续四年被安排热场,每一次都顶住了压力扛起了重担,这就是岳云鹏的能力。

可以开专场,也可以救场,更可以热场,或许,这就是郭德纲所说的:开窍了。


(责任编辑:王者传说)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